详细页面

生命万岁

发布时间:2020-11-05 作者: 冯观成 来源: 建设公司 字号:

Viva La Vida,中文译为生命万岁,是COLDPLAY乐队2008年发行的一首歌曲。歌名取自墨西哥画家弗里达卡罗的同名画,弗里达卡罗因为患有小儿麻痹症和颈椎碎裂,终生都在漫长的极端肉体苦痛中度过,在她离世前的最后一幅画作上她留下了一句:viva la vida,生命万岁。

歌词描写了一位即将走上断头台失败的国王对自己悲惨一生的回顾,他失意的顾影自怜,而世界依然运转如常,喧嚣依旧,让人唏嘘感慨。歌中所指失败的国王便是法国历史上第一个被处死的国王——路易十六。

路易十六和明朝木匠皇帝朱由校很相似,热爱五金工艺,被称为“锁匠皇帝”。1789年,法国资产阶级革命爆发后,他被迫接受立宪,暗中却镇压革命党,1793年路易十六与王后被他自己设计的断头台处决。临刑前路易十六反而表现出了身为国王的威严,完全没有了平时那般懦弱的样子,他对着围观的群众大喊:“我清白死去。我原谅我的敌人,但愿我的血能平息上帝的怒火。”

Coldplay用轻快异常的节奏,叙述了一段历史的苍凉,反差强烈,意味十足。

“我曾经主宰世界。大海也愿为我咆哮。如今我清晨独眠, 在我曾拥有的井巷中彷徨。我经历过孤注一掷,感受过敌人眼底的不可终日,领教过愚民们高喊口号“先王亡矣!我王永存!”,歌词采用倒叙视角,首先为我们展示的是一位失意的国王,借由他的口吻在回首着往日荣光,那些权倾一时,呼山啸海的时刻。

“大权刚刚在手,城墙即将我禁闭。我这才发现我城堡的基石,竟如散沙盐柱般脆弱无力。”下一句歌词中,场景忽然转换,主人公刚刚即位便看到了残酷和虚假的现实,歌词化用了圣经典故,盐柱和沙柱分别隐喻不听信真话和蠢笨的人,主人公昔日所看到的的盛世光景原来都是假象,他的统治也并非想象的牢固,自己一直为人所欺骗。就像上文所提及的,“大海为我咆哮和统治世界”,仔细想想也全都是过分夸大和虚幻的东西,没有谁曾统治世界,也不能命令大海升腾咆哮,凭借一己之力改变自然。

回到现实,独自回味往日辉煌的国王此时即将走向生命的终点。“凶煞狂风袭来,冲破重门将我押入,狼藉一片,鼓声四起。我的结局无人能料。革命者期待看到我的头颅被摆上银盘。我不过一个孤家傀儡,唉,谁愿做王? ”

  马上要上断头台赴死了,才感叹自己一生追求的虚幻不实。主人公追求的全是别人想追求的,或者说这一切都是自己被迫接受的。他说自己看到敌人眼中的恐惧,但其实那恐惧也是他自己的。他想要试图证明自己人生的价值,然而恰恰都证明他的人生的毫无价值,他真正的感受是,自己傀儡一般的人生,而从未真实活过。

直到最后发出的那句古今中外历史长河中反复闪现的话语:谁愿做王?与此相比,我们更熟悉的是亡国才子李煜的“可怜生在帝王家”;是10岁的新安王刘子鸾临死前的“愿后身不再生帝王家!”;是顺治看破红尘的“为何生在帝王家?”更是崇祯帝死前砍伤女儿悲凉的那句“愿你生生世世勿生帝王家!”。

刚刚诞生的生命如何能够决定自己的出生和地位?从一个凡人的角度看,古今中外有多少个被命运推上王位,又最终被命运戏弄的悲剧。历史上的路易十六和崇祯帝都并非暴君,但身边的阴谋诡计让他们倍感伤痛。转眼间权力不在,断头台上人民在歌颂自己的死亡,一切都让他们困惑不已,不知自己到底哪里做错了,铡刀落下,这时的才明白过往的一切荣华富贵都已消逝,都是假的。

在这样的即将要死的一刻,自己才领悟到了,面对着死亡的,现在这一刻的活着的自己才是最为真实的。歌曲的MV开头有一朵只开了一次就凋谢了的花,结尾的coldplay成员的也像花瓣凋落一样,逐渐消逝,它寓意得就是生命。人生只有一次,开一次就永远凋亡了。透过死亡,我们才能看到自己生活的各种不真实,每个人都终有一死,我们的热情不应该浪费在尔虞我诈,你争我夺的虚幻上,而应该把热情留给生命和生活本身。

回过头来看看这首歌歌名的来源,画家弗丽达卡罗,她一生充满肉体和精神上的苦痛,然而她勇敢而真实的度过了一生,在直面临近的死亡时,回首一生,一定也是充满了甜蜜和肯定。这样的一生,才是真正的生命,才值得歌颂万岁。人常常只在直接面对死亡的过程中,内心才会产生一种存在意义上的紧迫感,才会懂得珍惜自己的生命,进而尝试活出自身的价值。

王权意识形态总在向人们灌输一些愚蠢的追求,但是人生毕竟是有限的,人需要追求真正重要的事情。比如,爱自己眼前的真实生活、爱自己眼前的人,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儿,因为自己时刻在逼近死亡。

王侯将相,不过凡人;生命不息,闪耀出生命最绚烂的色彩,足以不朽。

浏览次数:51返回顶部
相关新闻
xxfseo.com